费城的故事

不忍直视的尖酸,所以,把尖酸放弃了。那天夜里,一个语音,把我弄得一身冷汗,这好猜疑的病灶,真的让我不能再忍受。我多少有些悔意,不该打破这些年的平静,厚颜的寻找。

矛盾的我,做了一件愚蠢的荒唐事。终究,不能原谅自己。初衷是想寻回自己,结果,事与愿违,做杂了。

终于,先发制人,果断的切断了。我希望,过去不再有。都会改变过去的,结果,大失所望。固执已见,是人的顽疾,恐怕,这一生,都不会改。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还是自私一点的好。做回自己,有时候,失去得东西,不见得就有价值,文物是越久越有价值,其他,不再此例。

看来,回头看的,不都是好风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