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城的故事

是一天的晨钟暮鼓,到了落日的傍晚,春雨不期而至,下的飘飘洒洒,淅淅沥沥。还有那落日的沉情,始终不愿褪去最后的余晖,还是酱紫的红霞,淹没了这落日的最后光泽,不去,偏偏的清冷月光,还是出现在偏东的一角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