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城的故事

半世浮沉,想到今生的不易,茫然的想想,来生不再为人,真的觉得,做人的过于沉重,繁琐,聪明人,做不起,那是与生俱来的天资聪颖。愚笨的不用学,也是来到世间,早已由父母造就好的胚胎。说句心里话,不是抱怨双亲,只是发点在人生的决斗场上,看到自己落败的样子,奚落一下自己,还是谁也不怨,只能归结为不争不幸所至,天生的无为。

总是觉得,这星期天,可以躲到清闲的地方,自在一下。朋友皮兄,和我秉性相合,属于安闲享乐的性格,养花护草,精心呵护小动物的爱心泛滥,只要他休息,沙发一躺,老阿猫和老阿狗们便悉数围过来。

将皮兄,团团围住,不是按摩,就是跳到皮怀里,即抱求抚。赢得了主人的互动,满足了动物和人,共同具备的虚伪和自尊。我是没有他的爱心泛滥,因为养狗,还加入爱护动物协会,对流浪的小动物关爱施救。我真的钦佩他的大爱无疆。

我喜爱独处,一个人的遥望远方,静静地。喜爱静中幽静,皮兄喜爱静中有动,和小动物的互动,沟通。这一点,学不来。人与人,有一些共同点就可以的,不必千城一面,完全雷同。

朋友之间,互惠互利,互补相成,总能友谊地久天长。交友之道,只会纸上谈兵。

星期天,足够的懒散时间,独立的空间里,悟出了什么是自由。这时,可以裸露心态,把一个冰心的自我,放在清静之处,清心寡欲,烦忧尽消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