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城的故事

一到老宅,路过,偏偏的想起Z
君,记忆里,还是泛起他的映象来。

精明强干的样子,浓眉大眼,长的就是凌然正气的君子相。 Z君个子不是很高,体型匀称,原来是有着做过军人的底子。

走路虎虎生风,像一个,雷厉风行的汉子,又不失儒雅的兼得。穿着简洁明快。

公交车的偶遇,让我们,若隐若,现的感情升华,他总是彬彬有礼的,把座位让给我。

相识十年,不冷不热的目送,心领神会的说话。一切尽在不言中。说不清,是谁的第一眼,拉近了彼此心灵的距离。

风雨无阻,暑去寒来,没想到是彼此淡漠的作怪罢,我们没有更深层次的发展。

只是,我们经常并肩坐在一起,还是默默的无有语言交流。

只是如走到断桥的一瞬,他回眸,我低眉,含羞面赤。偏偏是文曲桥的缘故,让我刻骨铭心的,总在那一天,会会,你的足迹,我每逢这一日,都来这里,和你的足迹相約。

不见了,不能是诀别吧。

还是渴望着,这一天,你我同会文曲,再叙旧往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