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城的故事

夏夜清凉,遥望着西城旧地,只有月色的低沉,像是把它隽永的印记,回添到我的心扉里。常见了,心烦了;不见了,心寒了。总是在岁月悠悠的混沌里,看着它渐渐地老去,暮色里,它还是那样勤勉吗?我无从知道。彼此牵挂,就如这高穹的月,透着冷光,依然的孤傲。想起,就用回忆的窗棂,望一望,便罢。

评论